文章

非洲神经科学:竭力寻求多样性

如今,关于神经科学的研究在很大程度上仍由工业化国家主导。然而,如果各项新政策能激励非洲大陆进行科学创新,那么非洲就可以为全球研究作出重大贡献。
الكشف عن فيروس لاسا في عيّنات دم بواسطة كريسبر ٍCRISPR، وهي أداة لتحوير الحمض النّووي الجيني (الجينوم)، في نيجيريا. ومثل هذه الأدوات من شأنها إثراء البحث في مجال علوم الأعصاب في إفريقيا.

马哈茂德·布卡尔·马伊纳(Mahmoud Bukar Maina)
英国萨塞克斯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神经科学家、博士后研究员,研究重点是了解阿尔茨海默病的退行过程。

眼下正在进行的神经科学革命未能覆盖到非洲的实验室。这种状况令人倍感遗憾,因为非洲完全有条件参与全球神经科学研究。那里有着世界上最丰富的遗传多样性(对于了解控制人类健康和疾病的一系列进程至关重要),以及大量的药用植物资源。

非洲的创新面临着重重阻碍,例如,科学培训机会有限、资金不足、科学家教学负担过重等。此外,非洲还缺乏可靠的能源和研究设施。根据202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科学报告:与时间赛跑,实现更智能的发展》(UNESCO Science Report: The Race against Time for Smarter Development),非洲2013年获得的专利数量仅占全球总量的0.11%,其原因不难理解。

由于认识到参与脑研究领域全球竞赛的重要性,欧洲、美国、中国和日本等世界领先的经济体已经投资了若干大规模项目以开展脑研究,并应用脑数据来加速新技术的开发。

尽管自身不乏优势,但是非洲依然落后。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悖论以及非洲神经科学的多样性,我们的团队分析了20年来归属于非洲科研机构的5219篇文章,并于2021年6月发表了一项关于该主题的广泛研究报告

南非:驱动力量

就出版物的数量而言,埃及和南非位居前列,分别占28%和23%,排在后几名的分别是尼日利亚(11%)、摩洛哥(8%)和突尼斯(7%)。其余各个国家出版物数量均不足3%。不过,非洲大陆所有主要地缘政治区域的基础神经科学和临床神经科学相关出版物的总数正在稳步增长。

非洲神经学家开展的研究计划主要侧重于神经退行性疾病和脑损伤。深入调查Konzo、痴呆、脑膜炎、中风、癫痫等病症以及与艾滋病病毒相关的神经表现,或许反映出科学家日益认识到这些疾病十分普遍,有必要开展更多由非洲人领导的针对性研究。相比之下,关于动机和情绪、运动系统、认知和感觉系统的研究则较少。

国际科学合作是融入全球科研社区的一个关键渠道。然而,由于资金短缺和签证程序方面的障碍,非洲许多研究人员长期以来难以与国外同行开展交流。除此之外,非洲的内部合作也不如欧洲或北美的那样成熟完善。

另一个显著特点是,非洲的内部合作多半与南非有关。其中有些是基于历史、语言和文化方面的联系,有些则主要受到研究资源可用性的影响——南非的研究资源比非洲大陆其他各国更为先进。

因此,为了推动未来非洲神经科学发展,必须鼓励在非洲内部开展合作,共享资源。与此同时,与全球北方的合作必须确保公平,使非洲的合作伙伴不被边缘化,并且在项目中拥有话语权。

对当地药用植物的研究在非洲神经科学出版物中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先进技术与药用植物

前沿技术始终是推动神经科学研究取得突破的主要动力之一。因此,迄今拥有高科技成果的国家都是能够获得最先进技术的国家,这并不奇怪。

然而,在非洲(除冈比亚以外)的神经科学出版物中,仅有不到30%使用了荧光显微镜、电子显微镜、分子生物学和细胞培养等设备和技术进行研究。这表明推动研究工具的现代化,是投资非洲神经科学领域必不可少的一环。

关于非洲的另一个独特发现是,对当地药用植物的研究在非洲神经科学出版物中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其中许多植物早在几百年前就被用于治疗疾病,但最近却因为一些从业人员的虚假承诺而招致批评,甚至还被证明在某些情况下有害无益。为了切实地记录这些植物在科学上的有效性,非洲,特别是西非的研究人员,正全力投身于神经科学的这一分支,探索各种药用植物的治疗潜力。与之相比,全球北方各国(在我们的报告中以澳大利亚、英国、美国和日本为代表)则通常忽略了这一领域的研究。

此外,我们的分析发现,非洲的神经科学研究几乎完全不涉及转基因模型系统。由于动物与人类之间的基因构成相近,利用这些模型能够更方便地对人类疾病进行建模。非洲生态系统中动物模型的多样性是非洲神经科学的一个优势,因为这种多样性可以为动物和人类神经科学提供新的视角。若能推广果蝇、斑马鱼或秀丽隐杆线虫(蛔虫)等低成本、基因可追踪的模型系统,非洲神经科学的前景将更为开阔。

埃及和南非是非洲大陆神经科学方面出版物数量最多的国家。

供资与合作

2006年,非洲联盟(非盟)建议其成员国将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投入科学研究。然而,目前尚无任何非洲国家遵行这一建议。除南部非洲以外,非洲大陆所有国家都严重依赖国际供资——主要来自欧洲和北美。仅有埃及和南非这两个非洲大陆神经科学方面出版物数量最多的国家,在科研方面投资的金额与非盟建议较为接近,这并不让人意外。 

非洲显然不乏在神经科学领域取得领先地位的潜力。我们的研究突出强调了非洲大陆不断增长的科学家人数、科学贡献量以及神经科学影响力。非洲大陆有许多慈善家和慈善组织可以帮助为科学研究筹集经费,以扩大药用植物研究以及尤为重要的基因多样性研究。然而,在接收国际资金的基础上,仍需要当地供资者增加投资,从而助推科研基础设施建设并促进加速创新。

我们应该对神经科学心生恐惧吗?
UNESCO
janvier-mars 2022
UNESCO
0000380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