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堂吉诃德:从西班牙文到中文的翻译与回归

百年前,无师自通的中国学者林纾为中国读者带来了第一版妙趣横生、创意十足的汉译《堂吉诃德》(Don Quixote)。现在,这部中文版的塞万提斯(Cervantes)作品又被译回了西班牙文,成就了文学交流史上的一段佳话。
林纾第一版中译本《堂吉诃德》(Don Quixote)(1922年)的封面,该书现藏于上海图书馆古籍库。

辛红娟
宁波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主要从事翻译研究和比较文学研究,重点关注世界翻译史。

西班牙作家米格尔·德·塞万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的《堂吉诃德》成书已有400年,是全球读者人数最多、翻译次数最多和分析文章最多的书籍之一。这本书凭借着实验性的写作形式和文学趣味,被誉为现代文学的开山之作。书中讲述了西班牙绅士堂吉诃德(Don Quixote)的故事。此人沉浸于自己的狂热幻想,成为了一名游侠骑士,在忠诚的侍从桑丘·潘沙(Sancho Panza)的陪伴下,在17世纪的西班牙四处云游历险,留下了一段充满幽默、浪漫和伤感的故事。

《堂吉诃德》在西班牙出版,300年后才被译成中文。

这部西班牙文学经典在1605年和1615年分两卷出版,直到300年后才有了第一个中文译本。1922年,福建籍翻译家、作家林纾(1852—1924年)的汉译本出版,书名为《魔侠传》。这个译本的特别之处在于,林纾既不会说也不会读西班牙语,他其实根本就不懂任何一门西方语言。

儒家的堂吉诃德

《堂吉诃德》当时有三个英文译本,林纾通过他的助手陈家麟知道了这位西班牙绅士的冒险故事。塞万提斯研究专家认为,林纾在翻译时可能使用了英国作家、翻译家皮埃尔·莫特(Pierre Motteux)在1885年出版的英文版《堂吉诃德》。不过林纾在书中夹杂了许多他自创的对话,还删减了许多章节,包括书中那篇著名的序言。他将翻译变成了“创译”——重新构思译文,使其与另一种文化形成共鸣。

《魔侠传》是“创译”,而非翻译。

林纾不仅改变了故事情节,将通俗的西班牙文词句译为成语(中文传统习惯表达法),而且还改变了书中人物。在林纾的译文中,堂吉诃德不再疯疯癫癫,而是博学多才;桑丘·潘沙从堂吉诃德的侍从变成了弟子;美丽的少女杜尔西内亚(Dulcinea)变成了“玉女”;那匹瘦弱的老马罗西南多(Rocinante)摇身一变,成了“快马”;凡是提及上帝的内容都被删掉了。正如汉学家、翻译家、格拉纳达大学中国古典文学教授阿莉西亚·雷林克(Alicia Relinque)所说,林纾的妙笔一挥,故事便“少了些疯癫,多了些浪漫”,堂吉诃德于是化身中国文学读者更熟悉的浪漫英雄。

然而,原著与林纾译文之间的区别并不局限于形式与结构。林纾以雍容睿智的笔法,让儒家价值观、中文谚语与塞万提斯的才智相互交融,为堂吉诃德添上了中国色彩。例如,他让这位侠客变成了儒家学者,重孝道,尊古制,崇尚传统价值观;他将侍从改为弟子,将主仆关系变成了师生关系,遵循了尊师重道的儒家传统。

“魔侠”重返拉曼查

在林纾生活的时代,中国被迫向世界敞开国门。此时的林纾希望通过翻译文学作品,开阔民众的眼界。他的《魔侠传》有增补,有删减,有曲解,甚至有讹误,但此书依旧凭借广博的评述和见解受到中国知识分子的赞赏。茅盾和郑振铎等著名作家对其赞不绝口;20世纪知名文学家、作家钱钟书曾经说过,正是这些特色鲜明、明知故犯的讹误,让林译多多少少不至于被彻底淘汰。

从修辞和写作的角度来看,林纾对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的重新诠释的确起到了开阔眼界的作用。不过,在赞誉之余,此书也受到广泛批评,有人指责他的译文删减了原著中的重要内容,属于误译。后来,当更忠实于原著的译本问世,独树一帜的林译版在中国文学翻译界便似乎被遗忘在故纸堆了。

2013年,上海塞万提斯学院院长易玛·孔萨雷斯·布依(Inma González Puy)发现了林纾的《堂吉诃德》译本,她于是有了一个设想,要拯救这个被遗忘的译本,并将它重新译回西班牙文。她希望在雷林克的帮助下,窥见100年前的中国是如何接受堂吉诃德这一形象的。在塞万提斯逝世405周年前夕,雷林克的《魔侠传》西文译本——Historia del Caballero Encantado 终于出版了。书中列出了650多条注释,包含了很多方面的有趣信息,可以让读者更好地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化。

雷林克出版的中西双语《魔侠传》被誉为堂吉诃德历经百年之后的回归故里,是文学交流史上的一件盛事。雷林克认为,这本书“完美地诠释了文学如何从一国走向另一国”。其实,林译本《堂吉诃德》绝非翻译史上唯一的创译,中国诗人寒山的作品和古籍《道德经》都存在被普遍误读的问题,而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这种创译,这种适应新环境的进展从未停步不前,它丰富了全世界读者的文化生活和精神生活。

带你了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作品集”

1948年至200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这项计划侧重于翻译世界文学名著,主要是将少为人知的语言翻译成广泛使用的语言,不过也有把前者作为译入语的情况。截至2005年,作品目录中共有1060部作品,包括:日本小说家夏目漱石(Natsume Sôseki)的《我是猫》(Je suis un chat)从日语译成法语的译本,波斯诗人、散文作家萨阿迪(Saadi)的《来自迪万》(Aus dem Diwan)从波斯语译成德语的译本,以及英国剧作家莎士比亚(Shakespeare)的《哈姆雷特》(Hamlet)从英语译成印度尼西亚语的译本。

翻译连接世界
UNESCO
2022年第2期
UNESCO
0000381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