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出版

翻译连接世界

用意大利作家翁贝托·埃科(Umberto Eco)的话来说,翻译就是“表述几乎相同的事情”。大千世界都包含在“几乎”这个词当中。翻译就是直面他者,直面差异和未知。对那些想要领略世间丰富多样文化的人而言,这通常是基本前提。因此,国际联盟在20世纪30年代开始探讨这个议题并设想建立翻译索引数据库(Index Translationum),是出于必要而非巧合。

194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接手这项工作,该索引首次实现了对全世界翻译作品的统计。两年后,旨在推进世界文学著作翻译的代表作品方案启动。相关方面的努力一直延续至今,例如,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支持下,一本墨西哥土著语言的词汇表于去年出版,将很难翻译的土著语言译成西班牙语。

早在20世纪50年代,人们就预测翻译这份职业终将消失,但翻译人员(通常由妇女担任)的数量从没像今天这么多。二战结束后研发的翻译机器始终未能胜任这份幕后工作。并且,即使数字翻译工具已经成为全球化对话的标准配置,并推动了翻译工作发生转变,人工翻译依然无法被替代。

这是因为,语言固然可以用于沟通交流,可它的意义远不止于此。语言是书面或口头作品的组成部分,有些作品被人称为“语言的精髓”,而这是最强大的应用工具都无法还原的。

翻译就是审视语言中被人忽视的部分,弄清模棱两可的意思,揭示从一门语言转化为另一门语言的过程中呈现出来的深刻内涵、差异和不同含义。这也意味着,与他者产生的碰撞会让我们审视自身的语言、文化和自我。因此,我们必须保留多种语言的活力,让人人都能用自己的语言表达意见和思考。这就是国际土著语言十年(2022—2032年)的意义所在,该运动呼吁人们关注许多语言濒于消失的严峻状况。

在一个追求身份认同的时代,翻译依然是不可替代的良方,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法国裔美国作家乔治·斯坦纳(George Steiner)曾经写道,没有了翻译,“我们无异于住在言语不通、被沉默包围的地方”。

阿涅丝·巴尔东(Agnès Bardon)

Courier_editorial

翻译连接世界

用意大利作家翁贝托·埃科(Umberto Eco)的话来说,翻译就是“表述几乎相同的事情”。大千世界都包含在“几乎”这个词当中。翻译就是直面他者,直面差异和未知。对那些想要领略世间丰富多样文化的人而言,这通常是基本前提。因此,国际联盟在20世纪30年代开始探讨这个议题并设想建立翻译索引数据库(Index Translationum),是出于必要而非巧合。

194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接手这项工作,该索引首次实现了对全世界翻译作品的统计。两年后,旨在推进世界文学著作翻译的代表作品方案启动。相关方面的努力一直延续至今,例如,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支持下,一本墨西哥土著语言的词汇表于去年出版,将很难翻译的土著语言译成西班牙语。

早在20世纪50年代,人们就预测翻译这份职业终将消失,但翻译人员(通常由妇女担任)的数量从没像今天这么多。二战结束后研发的翻译机器始终未能胜任这份幕后工作。并且,即使数字翻译工具已经成为全球化对话的标准配置,并推动了翻译工作发生转变,人工翻译依然无法被替代。

这是因为,语言固然可以用于沟通交流,可它的意义远不止于此。语言是书面或口头作品的组成部分,有些作品被人称为“语言的精髓”,而这是最强大的应用工具都无法还原的。

翻译就是审视语言中被人忽视的部分,弄清模棱两可的意思,揭示从一门语言转化为另一门语言的过程中呈现出来的深刻内涵、差异和不同含义。这也意味着,与他者产生的碰撞会让我们审视自身的语言、文化和自我。因此,我们必须保留多种语言的活力,让人人都能用自己的语言表达意见和思考。这就是国际土著语言十年(2022—2032年)的意义所在,该运动呼吁人们关注许多语言濒于消失的严峻状况。

在一个追求身份认同的时代,翻译依然是不可替代的良方,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法国裔美国作家乔治·斯坦纳(George Steiner)曾经写道,没有了翻译,“我们无异于住在言语不通、被沉默包围的地方”。

阿涅丝·巴尔东(Agnès Bardon)

Courier_editorial

阅读印刷版

翻译连接世界
UNESCO
2022年第2期
UNESCO
0000381067